<acronym id="ycs6i"><optgroup id="ycs6i"></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ycs6i"></acronym>
 ·[特稿]解讀“習主席的文化理念”系列專題·   ·[專稿]采風系列《自駕中國行》·   ·城雕大師--張寶貴·   ·雞鳴聞三省--4A蘇木山·   ·赤峰:紅山文化,魅力草原·   ·火!北京風痕“10+30=1800”網媒小炒作·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歷史/文化名城

佛山:傳承民俗文化,凝聚城市精神

時間:2019-07-11 11:01:33  來源:南方日報 中國前沿資訊網  作者:

 

“洗過塔坡水,順風又順水”,市民爭相用打上來的塔坡水洗手洗臉 戴嘉信/攝

    隨著一聲頗具穿透力的“起水嘍”,一汪清水從塔坡古井中緩緩取出。身著漢服的姑娘們手捧銅磐將塔坡水逐個傳遞,人們念著“洗過塔坡水,順風又順水”的俗語,爭相用這透心涼的井水洗洗臉,祈福一年順風順水。一首洋洋灑灑的《塔坡誦文》震撼人心……“佛山初地”塔坡古跡前的傳統民俗活動,一切都是那么可感可觸,身處佛山的文化歸屬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這是塔坡廟會帶給人們的直觀感受。

    “塔坡滴水·感恩佛山”——己亥年六月六塔坡廟會暨2019佛山初地民俗文化系列活動,在往年活動的基礎上“擴容升級”,持續舉辦3天。以塔坡廟會為代表的佛山傳統民俗文化,活動儀式感和互動性都很強。傳統文化元素以活態、動態、可見可感的形式,融入到城市空間和當代市民生活中,自發參與的每個人同時也在共同參與佛山這座城市的文化價值建構。而佛山愈加注重傳統文化與潮流范兒、青春范兒與國際范兒的鏈接,打造多元化的文脈展示體系與文商旅融合的生態共同體。

    ●南方日報記者 閻鋒

    民俗文化可感可觸 融入城市空間與市民生活

    7月6日8時許,兆祥公園內,來自各所學校的百名青少年一字排開,認認真真揮筆寫著對聯;來自祖廟街道塔坡社區的文化導賞員穿梭于人群中,開始講解佛山初地那些精彩的歷史故事,講述那些從小到大記憶中的溫情片斷;一眾退休的阿姨摩拳擦掌,準備以塔坡為起點,徒步3.6公里前往中山公園,一路游古鎮感受其魅力。兆祥公園外側,一場集文創、非遺文化、嶺南文化元素于一體的集市,吸引來往游人駐足互動。

    趕在農歷六月初六前,“塔坡滴水·感恩佛山”——己亥年六月六塔坡廟會暨2019佛山初地民俗文化系列活動7月6日在兆祥公園拉開帷幕,觀儀式、賞展演、趁墟市、逛廟會、游古鎮、聽歷史等活動豐富多彩。首次擴容升級后的塔坡廟會,圍繞文商旅融合的主題,陸續展開多場活動。

    回眸歷史,佛山古鎮的商品經濟日益繁榮興旺,社會財富不斷積聚,商賈巨富眾多,在歲時祈福這一傳統廣府習俗的影響下,再加上趨利務實的價值觀,明清時期,各種賽會節慶越來越多。在眾多富商的競相資助下,佛山古鎮一年之內,可謂“迎賽無虛日”,賽會節慶活動之多姿多彩和規模之盛大,比起當時的廣州來也絲毫不遜色,可以說在嶺南地區之中,以“佛山為甚”。

    到了今天,洋面孔的外國朋友、講著普通話的新佛山人與祖廟老街坊們,爭相簇擁在塔坡古跡前,觸摸塔坡水祈福“順風又順水”,然后其樂融融圍坐一桌共享盆菜宴,共同感受參與這場民俗文化活動的興奮與自豪。這座城市能夠在諸多外來人口之間、各行各業之間達成某種程度的共識,形成一定的城市文化心理認同,其背后頗具儀式感的尋根尋源傳統民俗活動,居功至偉。

    其實還不只是“洗過塔坡水,順風又順水”的塔坡廟會,與祈福主題一脈相承,一年當中,行通濟、佛山秋色、北帝巡游等傳統民俗活動都會吸引佛山人萬人空巷般地自發參與。同時,這些活動的儀式和符號相對較完好地傳承下來。一場場傳統民俗活動,以其公共性和草根性帶來民間的廣泛參與,再加上平時依托各類節慶舉辦的公共文化活動,粗算下來,禪城每年舉辦的文化活動,在密度和頻率上十分可觀。

    豐富多彩的傳統民俗活動,以其公共屬性首先疊加了人們心中共同的祈福文化,更將堅守行業發展的工商業精神融入其中。

    在粵劇博物館門前廣場,多個劇團登臺連唱3天大戲。佛山人對粵劇的熱愛依舊,時至今日,大大小小的私伙局遍布普君一帶。事實上,粵劇已經成為嶺南文化的代表性符號,在世界各地開枝散葉。當然還不只是粵劇,人們可以在塔坡廟會實地感受“中國南獅運動之鄉”的功力、參與歷史記載中的熱鬧墟市、爭相流連于塔坡廟會感受那股興奮勁兒,這將成為一代又一代佛山人揮之不去的公共記憶,凝聚起這座城市既草根又包容的城市品格。從這些溫柔而細膩的細節中,凝聚的是人心,達成的是共識,升華的是城市的精氣神,一座移民城市、工商業城市的精神價值建構悄然完成。

    其背后,佛山正在打造“博物館之城”,佛山各界在積極通過各類文博展廳、展館,對民俗文化和地域文化進行展示的同時,塔坡廟會這樣的民俗活動,更以一種活態文化傳承的形式,把佛山傳統文化的元素,以儀式感強、互動性強的活動環節,活態地、動態地、可見可感地融入到城市綜合空間和當代市民生活中。

    拓展活動新形式 讓年輕一代了解佛山初地

    “傳統民俗文化與旅游、商業的融合下,文化歷史商業街區將成為人文精神與生活方式共融的生態共同體。”廣東省連鎖經營協會會長孫雄認為,在評估佛山中心城區祖廟商圈的聚客能力上,歷史文化的影響力是“聚”的關鍵。在文商旅融合的過程中,尤其要注重傳統文化與潮流范兒、青春范兒與國際范兒的鏈接。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塔坡廟會,專門增加了市民徒步或騎行感受佛山老城味道,開設歷史文化公開課、開展文化創意集市、漢服展示等為年輕人所喜聞樂見的活動形式,目的就在于吸引年輕一代更多地關注和了解佛山初地。

    “傳統民俗文化要轉化為多種可見可感的形式,融入城市空間景觀塑造,引領城市特色打造,人文環境與自然景觀互相融合。民俗文化活化、騰挪、轉化到公共建筑、街頭巷尾各類生活、生產和生態空間,才能系統展現出佛山本地民俗文化的獨特魅力。要知道,民俗文化內在的靈魂,是可以讓人們長久駐足留戀的。”廣東外語外貿大學中文學院教授、“云山學者”陳恩維認為。

    他曾經撰文指出,佛山諸多傳統民俗文化活動背后,既要著眼于恢復歷史原貌,努力構建“點”(文物古跡)、“線”(古街巷、古建群落、舊有景觀環境)、“面”(歷史文化街區、古鎮、古村落)相結合的保護和開發體系,又要結合佛山豐富多彩的民俗風情、傳統技藝和民間藝術,實現靜止的、物質形態的文物古跡,與動態鮮活的傳統文化活動進行有機的結合。

    在推動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到活化保護的同時,佛山也要能夠吸引游客、開辟商機,把歷史文化保護和旅游產業開發緊密結合起來,最終實現文化保護和產業開發的雙贏,使佛山發展成為新興業態下的旅游目的地城市。

    事實上,禪城敏銳地抓住了此間的機會。區域內暫時沒有設置高鐵站點的禪城,在連續兩年舉辦旅游文化周的基礎上,于今年“五一”期間,將一場“高鐵朋友圈的盛會”升級為國字號的中國高鐵經濟帶旅游博覽會。

    這背后,禪城意識到旅游業商業正在發生的深刻變化,這種變化將為佛山的文化商業旅游帶來重大發展的機遇。從總體上來講,當前旅游業,已進入產業集聚融合發展的新階段,旅游產品結構由觀光為主,向觀光、休閑、度假等復合型旅游體驗轉變,旅游的基本要素也由原來的“吃、住、行、游、購、娛”,向“商、養、學、閑、情、奇”等新要素拓展。而佛山作為“千年商貿古鎮”的城市個性,完全符合這種發展趨勢。

    另一方面,在出行方式上,高鐵真正釋放了人們的旅游需求,催生了全新的高鐵時代的生活方式,高鐵的準點率與快速通達,讓人們在一個非常普通的周末,心血來潮就可以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在文商旅融合的視野下,在資本與市場、文化和創意的多重引領與互動下,禪城甚至佛山正在瞄準打造文商旅融合的先行區而努力。

    無獨有偶,佛山市博物館民俗文化研究學者郭文鈉認為,傳統民俗文化在特色小鎮的建設中有著重要的支撐性作用。尤其是在文商旅融合上,佛山有著很強的優勢。佛山民俗文化特色明顯,底蘊深厚,擁有武術之鄉、粵劇之鄉、陶藝之鄉等諸多美譽,是嶺南文化的發源地和根據地之一,保留了豐富多彩的民俗文化和獨具嶺南特色的歷史文化資源。截至2018年底,佛山有國家級非遺項目14項、省級48項、市級101項。而民俗文化與產業發展相結合,真正將傳統民俗文化轉化為產業驅動力,更應樹立品牌效應,發揮產業、文化與旅游功能的疊加效應,突出產業文化脈絡的展示和多元化旅游系統的構建。

    ■聚焦

    從塔坡滴水到屹立灣區,回望佛山智慧的歷史坐標

    “未有佛山,先有塔坡”“洗過塔坡水,順風又順水”是佛山人耳熟能詳的俗語。在距離佛山市祖廟博物館不遠的塔坡崗,一座古跡、一口古井,是佛山發源與得名的歷史坐標。每年農歷六月初六,塔坡廟會、塔坡取水等頗具儀式性的活動,佛山各界會自發參與,佛山人會傳遞出發自心底的熱愛與尊崇。這種心理來自于哪里?或許正來自于人們對佛山之源的感恩,來自于城市智慧與人文價值的感召。

    今年擴容升級后的塔坡廟會,以2019佛山初地民俗文化系列活動的形式,在7月6日的周末提前開鑼,豐富多彩的活動受到人們的熱捧。通過恢復歷史記載的舉辦墟市、廣邀戲班唱戲等傳統慶賀環節,配合徒步、騎行、公開課、文創等年輕人喜聞樂見的形式,把塔坡廟會作為文商旅融合發展的載體,以彰顯佛山初地文化自信,講好佛山故事,打造嶺南文化新高地。而活動的最高潮則是塔坡井取水、傳遞水、盆菜宴等。頗具儀式感的民俗文化活動,再度強化和凝聚了佛山人天時地利人和高度融匯的社會共識與人文精神,這是傳統文化的向心力,也是回望歷史深處感受佛山智慧的絕佳坐標。

    佛山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而塔坡是這座千年歷史文化名城的發源地。在佛山得名之地的塔坡,塔坡井水千年不涸,見證著佛山的歷史與輝煌。站在粵港澳大灣區的新起點上,通過這一城市原點、城市源頭之水,觀察佛山水系與城市功能的變化、管窺佛山地方社會的變遷,我們會發現,正是得益于水系的潤澤與滋養,水陸交通時代內河外海相連的水利條件,在明清時期,佛山就成為“廣佛雙周期”的主角之一,創下四大名鎮之首的榮耀。

    在西江水和北江水的滋養下,佛山與廣州聯手,承擔廣貨與北貨宏大交流的商貿樞紐的作用,與此同時,佛山又不滿足于“商務甲天下”的繁榮,史載“佛山一埠,為天下之重鎮,工藝之目,咸萃于此”。佛山還曾是國內獨一無二的生產基地,而且它的產業始終瞄準綜合性民用日用產品,滿足國內乃至海外多樣性的產品需求。

    從實體產業的角度來說,佛山又完全沒有“地利”的優勢,因為這里“無沃土可耕”,同時,不論是木料、絲綢還是礦石等,佛山都實在是一個缺少資源的地方。明清時期佛山沒有鐵礦,卻成為全國冶鐵中心;佛山不出藥材,卻成為中成藥之鄉;到今天,佛山不出產木材,卻成為享譽世界的家具之都;沒有鋼鐵,卻擁有全球知名的鋼鐵市場。

    水善利萬物?梢哉f,正是水哺育了古鎮冶鑄、紡織、陶瓷的完整產業鏈,水更成為孕育嶺南粵劇文化、武術文化、飲食文化、商貿文化的源泉,今天“塔坡滴水·感恩佛山”的主題,自然不難理解。水路交通時代,佛山人善于利用天時地利,在人流、物流、信息流之間善于尋找機遇,主動對接市場,把各地市場的需求和各地資源匯聚此地,最終實現實體產業鏈的上下游深度合作,以手工業和產品立市。

    佛山人對“聚”字有著獨特而深入的理解,因為正是資源、資本和人才的聚合,佛山實現了從千年商貿古鎮向現代化都市的華麗轉身。而灣區時代,佛山更要把“聚”的效應發揮到最大,做強廣佛極點,激發廣佛極點的帶動作用。從粵港澳大灣區的視野出發,依托文商旅融合,在優秀的傳統民俗文化與青春潮流國際范兒等當代生活方式之間,尋求最大程度的鏈接,構建集人文精神、生活方式與城市發展共融的文化生態共同體,是佛山智慧在當今的延續。

    從這個角度說,推動傳統民俗文化上升為佛山的文化符號與文化形象,彰顯佛山的文化自信,將最終成為佛山建構城市話語體系的重要部分。未來,包括塔坡廟會在內的傳統民俗文化,將不僅是佛山地方文化傳統與地方認同的象征,更將成為外界認識佛山、理解佛山繁榮發展智慧與內涵的代表性載體。

    ■延伸

    崇德里古建筑群重修后首露真容

    從兆祥公園走進馬路對面,崇德里古建筑群就隱藏在這里。此次2019塔坡廟會民俗文化活動中,人們以塔坡為起點,徒步3.6公里前往中山公園,一路游古鎮、感受古鎮魅力,而經歷了重新修繕的崇德里古建筑群也首次向市民開放。

    古建筑群見證佛山紡織業兩百年興盛史

    紅米基石、人字山墻、水磨青磚、屋脊灰塑,遠遠望去,崇德里已經部分修復完成。走進內部,殿宇式三間兩廊、廊檐相間的布局,營造出虛實相結合的意境,而在7月6日的戶外高溫之下,古建筑內卻明顯清涼許多。同時,修繕后的古建筑,內部功能空間進行了重新布局。

    資料顯示,崇德里古建筑群位于祖廟東華里片區,這里從前是名門望族、達官貴人的聚居之地,目前保留的古建筑群始建于清代嘉慶、道光年間,距今已有差不多200年歷史,是佛山明清布業巨頭均泰布業創世家族馮氏的物業之一。

    據聞,清嘉慶年間,馮氏后人馮常攜子馮應鴻落籍佛山,于禪城區福賢路紀綱街建起崇德里為族人所居,從此崇德里成為家族居住生活場所。同時在佛山永安路開辦均泰布業,這家布業成為經營京布的行業巨頭。

    透過歷史的碎片,可以管窺當時佛山布行業的繁華。所謂京布,是沒有織造花色的土布,是一般人通用的衣料,當時的京布業專營批發,不做零售開剪生意,京布業商號主要分布在永安街、源頭街、汾流街一帶,是佛山當時重要的手工行業之一。

    《佛山忠義鄉志》記載,京布,專售從江西幫和興寧幫購進的藍、黑粗布叫“京布”;京布行,所沽之布,來自南京、蘇松者最佳,次則江西藍、興寧藍。銷行本地和肇、韶二府,以及西江和北江。當時,佛山建有京布行會館,堂名“樂和會館”。

    修舊如舊修繕最大化恢復原有風貌

    據參加此次修繕工作的專家介紹,隨著城市化的發展,像崇德里這樣保留完好的百年歷史建筑已經為數不多。崇德里莊宅民居群是清中后期古鎮莊宅建筑布局發展演變、由家族式大型莊宅逐漸衍變為多姓混居過程的重要歷史見證,是研究清中后期城鎮發展和建設、由聚族而居演變為“五方雜處”的發展過程,以及多式多樣的縱列式宅第組合布局形式及其發展演變等問題的重要實物資料。

    其中,水磨青磚是廣府地區明清時期最高規檔次的墻體裝飾面磚,一般使用在頭門建筑的正立面,其結砌依附于結構墻體表面,只作順磚結砌而不用設丁磚。北方稱為“磨磚對縫”。其磚縫之細,刀片都插不進。某種程度上,崇德里古建筑群是佛山歷史的見證,而這個兩百年前的故事,也是嶺南人自強不息、開創盛世的代表,在這里的一磚一瓦能感受到當年家族的輝煌。

    崇德里作為嶺南歷史文化的載體,具有重要的文化歷史傳承價值。在經歷200年歲月的洗禮后,建筑結構已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壞,對崇德里的修復工作要求較高。嶺南盛世項目相關負責人羅世鋒介紹說,在修繕過程中,遵循“修舊如舊”的原則。在保持原有建筑基礎上,對墻體、雕花窗、天花杉木大梁、雙層瓦面等,重新按現代建筑施工技術進行修繕、加固。同時,還保留了崇德里原有的建筑材料進行還原施工,最大化恢復崇德里原有的建筑風貌,讓這里的一磚一瓦重新展示當年的輝煌,讓嶺南歷史文化得以保護和傳承。

    通過與專業團隊的研究探討以及尋找祖廟文化站、博物館等文化歷史專家的幫助,深入了解到很多嶺南建筑的特色設計,整個崇德里的設計都應符合豪宅莊群布局原則,延續嶺南巷道空間肌理,四條巷道劃分四列建筑,基本按三進結構規劃樓棟,每棟既獨立,相互間又有恰到好處的親切尺度。從布局到建筑特色、獨特的工藝處理,體現出古代嶺南人的智慧和睿智。

最新信息

  本網訊 行走于烏魯木齊最繁華地段[詳細]

推薦信息

  本網訊 行走于烏魯木齊最繁華地段[詳細]
中國城市文化傳播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0039152號-2
鄭重聲明:本網頁面構造與內容設置全部為自主創意,如有模仿或雷同將追究法律責任
泰州| 东莞| 连云港| 宜宾| 枣庄| 绵阳| 济宁| 西藏拉萨| 顺德| 德州| 锡林郭勒| 沭阳| 台山| 聊城| 白沙| 崇左| 泰安| 达州| 黑河| 海丰| 淮北| 南京| 红河| 林芝| 靖江| 绵阳| 简阳| 铜川| 锦州| 文昌| 鄂州| 百色| 遵义| 北海| 南通| 沛县| 钦州| 阿拉善盟| 仁寿| 忻州| 德州| 黄南| 高雄| 五家渠| 文山| 寿光| 鹤岗| 巴中| 山东青岛| 海安| 双鸭山| 新乡| 台州| 渭南| 神农架| 辽源| 宁波| 廊坊| 鞍山| 宿迁| 海南| 东台| 延安| 巢湖| 台中| 姜堰| 宿州| 保定| 扬州| 黄冈| 阿拉尔| 屯昌| 浙江杭州| 单县| 巢湖| 攀枝花| 台北| 醴陵| 靖江| 平顶山| 慈溪| 绵阳| 商洛| 汝州| 库尔勒| 新沂| 泰安| 天水| 赤峰| 云南昆明| 和田| 荣成| 巴中| 襄阳| 荣成| 阿拉善盟| 芜湖| 顺德| 安庆| 儋州| 改则| 阿拉尔| 茂名| 海北| 白银| 阿坝| 湖南长沙| 盐城| 诸城| 迁安市| 湖南长沙| 改则| 定州| 许昌| 诸城| 乌海| 安阳| 辽阳| 日土| 宜昌| 万宁| 惠州| 渭南| 长垣| 郴州| 六盘水| 淄博| 宁波| 瓦房店| 海南海口| 宝应县| 宿州| 陕西西安| 潜江| 如皋| 邹城| 公主岭| 改则| 毕节| 海南海口| 松原| 宜都| 锡林郭勒| 东海| 新余| 兴化| 金昌| 永新| 乐平| 宜宾| 桓台| 汕尾| 内蒙古呼和浩特| 伊犁| 巴音郭楞| 正定| 景德镇| 平凉| 淄博| 茂名| 齐齐哈尔| 娄底| 陵水| 德阳| 泰安| 松原| 湖州| 金华| 固原| 攀枝花| 莱芜| 荆门| 单县| 汝州| 乐山| 临猗| 大丰| 赤峰| 余姚| 营口| 日土| 黄石| 平潭| 盐城| 厦门| 菏泽| 辽阳| 马鞍山| 灌云| 营口| 张掖| 达州| 河南郑州| 晋中| 浙江杭州| 青州| 阳江| 黑龙江哈尔滨| 巢湖| 桓台| 渭南| 铜川| 连云港| 临沂| 洛阳| 蓬莱| 阳泉| 保定| 红河| 梧州| 汉川| 贺州| 甘孜| 海宁| 晋城| 萍乡| 凉山| 温州| 瓦房店| 阿勒泰| 海丰| 项城| 清远| 朔州| 黑河| 海西| 海西| 济源| 七台河| 阿克苏| 永州| 大同| 嘉峪关| 青州| 秦皇岛| 娄底| 乐山| 图木舒克| 六安| 宁波| 葫芦岛| 普洱| 龙口| 平潭| 桂林| 滁州| 曲靖| 凉山| 鸡西| 盘锦| 山东青岛| 七台河| 韶关| 苍南| 燕郊| 琼中| 本溪| 牡丹江| 慈溪| 玉环| 宣城| 包头| 吕梁| 澳门澳门| 海拉尔| 汉川| 吉林| 河源| 宜春| 金坛| 滕州| 恩施| 福建福州| 甘孜| 淄博| 泗洪| 晋城| 黄冈| 九江| 克孜勒苏| 大同| 鸡西| 辽宁沈阳| 梧州| 保山| 自贡| 宁夏银川| 三门峡| 汕头| 临海| 象山| 鄂州| 攀枝花| 铜川| 桓台| 大庆| 通辽| 台北| 仁怀| 昌都|